优美都市异能 藏武-第三十一章:燕山邂逅(下)閲讀

Home / 軍事小說 / 优美都市异能 藏武-第三十一章:燕山邂逅(下)閲讀

藏武
小說推薦藏武藏武
第三十一章:燕山邂逅
神雀北境,君山山脉以北,乃是神雀的强敌,謌克汗国,常年厮杀,夏族与鞑子之间已是不死不休。
神雀靖王朱狄,常年坐镇五羊关,压的鞑子喘不过气来,八大金毡部在金牙部落一位王爷的支持下,派出大量勇士潜入京城,欲绑走靖王独女,借此要挟靖王,退出五羊关。
此谋划,本就是极为机密之事,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更为了避免落人口舌,不仅所派勇士皆是各部落死忠,实力也不能太高,否则一旦被神雀一方所察觉,引发靖王暴怒后果不堪设想。
鞑子绑走靖王独女后,所有鹭级(夏族绝顶武者)、隼级(夏族先天武者)勇士全都用来牵制靖王府武者高手,牙级勇士看守此女暂留此地,等待接应以返回謌克。
巧合的是,就在双方高手离去,鞑子牙级勇士以为可以休息一番,心神松懈的时候,遇到在燕山游玩的上官陆三人。
鞑子此前高岗上射出的那一箭,就是警告上官陆三人离去,倘若换做其他人,可能真的就因为不愿多事而转身离去,但恰恰三人中有一个是与鞑子有杀父之仇,而他们所虏的那个女孩,又正是上官陆几年来魂牵梦绕的那个,所以警告无效,剩下的就是杀戮。
为了避免遗漏,上官陆将山地外围仔细搜查了个遍,这才放心离去,背着所得软弓与羽箭来到高岗,交给上官源与魏鹏。
拿到羽箭,上官陆三人同时取出短刀,开始在箭矢上搓凿,将引血槽开的更大一些,至于山地内鞑子是否会发现异常,上官陆并不担心,短刀自后背捅入心脏,没有血液流出,也就不会有血腥味,再者,就算是发现异常,那又如何?难道就此放弃,不会的。
上官陆在等,等时间,等夜色,等时机。
随着时间缓缓流逝,山间也开始陷入沉寂,将所有监事血槽开好之后,上官陆就这么安静得躺在落叶上,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移动,面无表情,但心里却非常焦虑与矛盾,恐惧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重,只因木屋内,是那道身影,那道朝思暮想蒹葭之思的身影。
上官陆转着头看着同样躺在他两侧的上官源与魏鹏,欲言又止,他不愿自家兄弟因此搭上性命,紧攥的双拳,一丝丝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枯叶上。
阳尽阴起乾坤逆转,天地颜色渐换。
上官陆、上官源、魏鹏缓缓坐了起来,上官陆正欲开口,抬眼便看到二人向自己先是摇头再是点头,他们的意思很明确,是兄弟,就同进退共生死。
上官陆一脸欣慰,拎起弯刀、端起澎湃,越过高岗便冲了下去。
山地外围同族被杀,鞑子已然发现,只因此地乃是唯一接应地点而不敢擅动,只能是暗自戒备,等待接应之人的到来。
上官陆自高岗冲的一瞬间,便被鞑子多察觉,所有羽箭纷纷射向上官陆,丛林之中用弓箭,威力真的是大打折扣,所有羽箭皆被上官陆利用身法与地形躲避开来。
就在这时,上官源、魏鹏骤然起身,张弓搭箭一气呵成,一支又一支不断射出,地利之便被他们二人发挥到极致,不仅鞑子开始出现伤亡,更形成压制,掩护上官陆向木屋靠近。
上官陆一路奔驰,左突右闪却基本保持直线游走,不到一炷香便已经来到木屋附近,却发现手持弯刀与晨星棒的这五人,始终不曾离开半步,死守木屋。
与此同时,上官源、魏鹏也被两翼压上来的鞑子弓箭手逼迫,不得不离开高岗开始躲闪。
“魏鹏,小心一点,抓紧时间解决完这些弓箭手去帮哥。”上官源一脸焦急,因为躲闪加上天色灰暗,已经看不清上官陆那边的情形了。
上官陆这边确实比较凶险,虽然所有的弓箭手都前往高岗,但余下的五人气息浑厚,眼若鹰眸,虽不明鞑子修习之法,但依照夏族来看应该是劲力蕴养至五官的一流高手。
“杀!”
上官陆无不畏惧,甩出彭排,双手紧握短刀顺身成切势杀将上去。
愤怒之下的上官陆全力一击,内劲灌注双臂劲力极大,瞬间把晨星棒下端切成两段,转身上撩,刀刃从鞑子脖颈划过,借助倒地的瞬间滑向另外一人,刀刃给另外一人后颈齐齐划开一个大口子,瞬间两个鞑子便倒地身亡,至死,脸上依旧充满诧异,没想到他们会被夏族一个少年一刀斩杀。
上官陆借助他们看自己年幼,存轻视之心,瞬间出刀连杀两人,他自己也是有苦难言,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难对付,握刀的双手颤抖不已,借着三人奔杀过来之际,弯着腰恢复劲力。
对面,一个手拿弯刀,两个手拿晨星棒三个鞑子叽叽哇哇说了一大堆,上官陆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,扬了扬手中的短刀开始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鞑子杀去,拼命调动体内内劲各势交替而出,趁着面前敌人那晨星棒回转之际,抓到空挡,一刀划过胸腔,肚皮被划开,呼呼啦啦流出一大堆的内脏,又解决一个。
敌人,还有两人,且是战力全盛的两人,何况对方还是牙级勇士的佼佼者,相当于夏族一流武者,眨眼间解决两人上官陆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,方才连番厮杀,后背被最后那个鞑子手中晨星棒棒头擦过,鲜血淋淋。
“难道真的救不了吗?”上官陆看着眼前的两人,察觉体内所剩无几的内劲,感到有些绝望。
“是你吗?”上官陆转头看了眼不太远的木屋,喃喃自语。
“也许,新感悟的东西可以帮到我。”上官陆想起新近感悟到的风势,心里又升起一丝希望,眼神更加坚定。
上官陆面目狰狞,调动仅剩的那点内劲,两脚左右交互,双臂挥出,一股风凭空而生,刀势借助风飞舞,更是无迹可寻。
风势,势借风利。
快,是一种达到极致的快,快到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两名鞑子察觉到上官陆武势的怪异之处,却也只是诧异罢了,身为部落牙级勇士的佼佼者,他们同样有属于他们的骄傲,并不认为仅仅只是一个怪异的武势便能够扭转局面,毕竟此前两名族人只是死于突袭,二人如他们这般正面相搏。
现实往往很残酷,自以为是真的要不得。
五势之后,二人双双身受一刀,虽不致命,但血液的流失足以让他们感到身体的虚弱与晕眩,实力开始大打折扣。
弯刀鞑子见不能轻易解决敌手,立即示意另一晨星棒鞑子,后退,退至木屋前。
就在这时,上官源和魏鹏终于解决了所有的弓箭手,快步赶过来。
那两个鞑子见状,顾不得木屋内的人,转头就跑,显然,他们所以为的行为让他们心生恐惧,不战而溃,真的是对同族的勇士也太没有信心了吧,还是说对夏族武者的忌惮就这么严重。
“源子、鹏子,追上去,杀了那两人,千万不能放他们离开。”上官陆自己已经无力追击了,上官源和魏鹏有弓箭在身,内劲消耗较少,追杀那二人应该无虞。
“放心,没问题的。”上官源说着话,嗖嗖,手上弓箭连续两箭射出。
上官陆拖着疲惫的身体,亦步亦趋来到木屋内,总算是见到了那个在梦中无数次相见的身影,空谷幽兰,清雅脱俗,这是上官陆见到女子唯一的反应,只是因为全身被缚,双目紧闭,面容上还带着痛苦。
上官陆开始感到身体那一阵阵的无力感,强自支撑着身体用短刀划断毡布。
“安全了!”
上官陆看着所有毡布割开,咧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,只是这笑脸还没展开,就顺着木屋滑倒在地,晕了过去。
就在上官陆昏过去的同时,一队身着侍卫服饰手持兵刃的汉子小心谨慎开始靠近这片山地,这十余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华丽裙装的姑娘。
看到一个个中箭倒地的鞑子,众人更是吃惊。
系統 uu
“事有突变小心戒备,府中高手被牵制,我们时间有限,必须尽快找到小姐。”为首的侍卫统领看到眼前的情景神色严肃告诫手下弟兄。
十几人前出五人,小心谨慎搜索查探,剩下几人紧随其后,并将那姑娘死死护着,一步一挪,紧握兵刃,时刻戒备。
“安头,这边还有三个,一刀自后背扎入心脏,瞬间毙命。”
听到侍卫的回报,侍卫安头领快走几步,看到倒地的三人,就算是这个老军伍也有点吃惊,“走,先别管这些,小姐的安危才是首要。”
“安头,小姐在这儿,不过有情况。”木屋就隐藏的灌木丛林之中,最终还是被仔细搜索的侍卫发现。
“你三人随我进去,其他人四周戒备。”安姓侍卫头领安排完之后便快步进入木屋。
木屋内,一年轻男子倒在地上,衣衫破烂,身上满是血迹,应该是刚染上去的,并未凝结,自家小姐依着灌木坐在地上,身边地上还有被利刃割断的毡布条。
“小姐、小姐,醒醒,醒醒。”
“香儿姑娘,你进来。”安姓侍卫几次喊叫都没有将自家小姐叫醒,男女多有不便,便回头将小姐的贴身侍女唤进来。
“小姐,小姐,你怎么了?”香儿姑娘进来之后,将手中的长剑直接扔在地上满脸担忧。
“香儿姑娘,小姐应该是被人下了迷药,并无大碍,我这儿有解药,你给小姐服下。”安姓侍卫仔细查看过自家小姐后,将怀中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香儿姑娘。
香儿姑娘打开瓷瓶,倒出药丸服侍自家小姐吞服:“安护卫,这解药服食之后,小姐何时能够醒来,这小姐身边的年轻男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
“香儿姑娘,这你可难为我了,我进木屋时便是这般,你还是待小姐醒来后问小姐吧。”安侍卫说完,安排随他而来的侍卫戒备守卫木屋。
“香儿,安叔叔,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晕倒在地的姑娘服食过安侍卫的解药,没多大工夫便缓缓醒转过来。
“小姐,你醒了,呜呜、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、呜呜。”香儿姑娘搂着自家小姐的胳膊哭个不停。
“小姐,你若出事,我该怎么给王爷交代啊,幸好没事,这个年轻男子是怎么回事?”安护卫面带自责说着。
“安叔叔,别生气嘛,我就是想出去走走,整日待在府里太闷了,你看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嘛。”小姐一脸歉意的看向安护卫笑着说道。
“小姐,此事非同小可,府中武者高手皆被牵制,明显是针对你而来,王爷不在京城,一旦出事,无法向王爷交代。”安护卫脸色凝重沉声说道。
“知道了,安叔叔,下次不会了。”
“小姐,这少年是?”香儿姑娘打量过上官陆后,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家小姐问道。
“那些歹人中并无此人,我应当就是被这位公子所救,安叔叔,你快看看他怎么样了?”小姐刚还对安护卫一脸歉意,说到上官陆,又是满脸的担忧,一边求着安侍卫查看伤势,一边用自己的手绢,沾了清水小心翼翼擦拭脸上的血迹,姑娘虽在昏睡,对外界也略有感知,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,甚是感激。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这位男子,小姐并非从未见过,当年也曾有一面之缘。
“唉,小姐,这位公子长得也就一般嘛,是不是认识你啊,不然无缘无故怎么会拼命救你了,不过啊,就依照他的样貌啊,也太自不量力吧。”香儿姑娘在一边嘀嘀咕咕道。
“死丫头,说什么呢?”小姐被说的闹了个脸红,扬手便打,帕子却偷偷的被她塞进上官陆的衣襟里。
“小姐,这位男子无事,只是力竭罢了,休息一会便会自行醒来,伤势并不严重,都是外伤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要尽快离开这儿返回王府。”安侍卫说完就招呼四周的弟兄们,护送小姐回府。
“安叔叔,我们把他也带走吧,不然这荒山野岭的。”小姐看着躺在地上的上官陆,见安叔叔并没有带走他的意思出言提醒道。
“小姐,我们只有十余人,府中高手被牵制,你的安危最重要。”
小姐听到安叔叔不容置疑的说话口吻,有些难以接受,还欲劝说,便被香儿姑娘直接给拉走了,“小姐,安护卫已经说了,这位公子不会有事的,他们是为了你,只要你不在这儿,他就不会有事的。”
安护卫护送着小姐与香儿姑娘快速离开此地,返回京城,小姐不时回头,看着越来越远的木屋充满担忧。
良久之后,追杀鞑子的上官源、魏鹏黯然返回,只见到自己哥哥躺在地上,木屋内再无他人,背起上官陆,拉着几只被上官源称为四不像的动物,返回居所。